• <samp id="qaaq0"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qaaq0"><blockquote id="qaaq0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qaaq0"><blockquote id="qaaq0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  <xmp id="qaaq0"><blockquote id="qaaq0"></blockquote>
  • <tt id="qaaq0"></tt>
  • 熱門搜索:年年紅泰和園木緣紅木國壽紅木

    第六十一期

    張輝:六類明式家具架子床

    從某一角度,床是與人身接觸時間最多的家具。同時,床又是男女交媾場地,是孕育生命、生產子嗣之所,所以是宗法社會中最重要的家庭用具,它最能體現世俗人性和人情的要求。這可能連李漁都未講得那么直接,但大量的高品質實物證明了此點。

    架子床這類大型臥室家具,價格高昂,置辦費用對任何家庭都是不小的開支,一般為婚娶時購進。其上喜鵲登枝、鴛鴦蓮葉、鸞鳳呈祥、龍鳳呈祥、榴開百子、子母螭龍(蒼龍教子)等圖案透露了這個玄機。購入高品質家具是婚姻活動的特點,也是古今中外人類的共性。 

    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。這固然為古今都大力弘揚的正能量之理想和口號。但是,溫柔富貴之鄉則是大多常人的生活夢想,享受和富有又何嘗不代表古今蕓蕓眾生對生活富庶的追求。

    架子床體現了古人一系列家庭價值觀念和對享受、審美的要求,同時它又帶有更多的無形價值,是主人經濟實力的體現,是夸示財富、顯擺家境的載體,是展示地位、獲取名譽和區分社會階層的工具,所以,它是婚嫁中最引人注目的旗幟性家具。

    架子床更深層地凝結著財富炫耀和身份象征的社會意識,是人們最投入、最重視的家具制作。這是架子床不斷精美秾麗、繁華絢爛的重要原因,也使架子床一定要更深度地走向奢侈化。

    架子床大致可以分為六大類型,即如意足型、直腿馬蹄足型、鼓腿型、卷云紋足三彎腿型、螭龍頭爪(獅頭虎爪)紋型、 直腿圓裹圓型??梢愿鬟x一例,以窺一斑。

     1、如意足型之黃花梨如意足架子床

    黃花梨如意足架子床,足為如意云紋形,挖缺做。它與壸門牙板大圓角相交接,形成床下部的優美曲線,葆有宋代以來大漆家具的腿部式樣。宋式與明式家具的血脈傳承關系,可窺 一斑。

    此架子床床圍為風車紋,短木攢接。這是攢接工藝早期的圖案式樣。門楣子為扇活,栽榫與床體相結合。其正面分為五格,側面分作三格。每格攢框打槽裝絳環板,其上鎪挖方折海棠形魚門洞。床盤面沿平直。壸門牙板邊緣上起線。牙板兩端邊緣有一 個尖牙紋裝飾。

    黃花梨如意足架子床

    黃花梨如意足架子床

    黃花梨家具在初起之時,一概仿漆木、柴木家具中造型簡約的器物而為之。在許多類別家具上,耗費材料的“如意足”一類式樣基本是被摒棄的。但在黃花梨架子床上往往有例外,這 個架子床就已表明這一點。

    此架子床修飾上以鎪挖、攢接工藝為之,為簡練、淳樸、 空靈、玲瓏、典雅、清新等風格,代表偏早期黃花梨架子床的風貌。本例已屬簡練之作,尚有更簡練者,除四柱外,不設門楣子。

    此床有早期之態,但也有稍晚之象,如扇活門楣子、方折海棠形魚門洞,足部稍高。

    在宋畫中,可以常見如意足榻,似黃花梨如意足架子床下部造型。如南宋李蒿《聽阮圖》中的榻,展現的如意足與本件黃花梨架子床如意足形態異曲同工。

    2、直腿馬蹄足型之黃花梨云龍靈芝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云龍靈芝紋架子床六柱,有柱礎。上有扇活式門楣子,其絳環板上透雕梅花紋,為喜鵲登梅紋之簡化, 但喻意相同。梅花紋間有雙桃,取雙雙長壽之意。

    門楣子下出現掛牙條,不同于常規的掛牙,亦示其年代之晚。掛牙條上透雕云龍紋,龍口銜靈芝紋。兩旁牙條上亦有靈芝紋。

    黃花梨云龍靈芝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云龍靈芝紋架子床六柱

    云龍紋、靈芝紋和牙條形式的出現,表明此床年代偏晚, 為清早中期乃至更晚。

    床邊抹面沿厚大,飾一條洼線,上平面較窄,為立邊做法。軟藤活屜,一如所有立邊做法。 四面圍板上攢接、斗簇燈籠錦圖案,為二方連續的帶狀裝飾,為十字連反向四合如意紋,兩紋中間,十字上下連接半個反向四合云紋。前圍板中心為正向四合如意紋,四角飾雙卷相抵紋角牙。矮束腰,直腿,馬蹄足有所磨蝕。 

    3、鼓腿型之紫檀靈芝紋架子床

    紫檀靈芝紋架子床,門楣子為扇活,栽榫與床體相合。門楣子上左、中、右三格絳環板上各雕靈芝紋,由螭尾紋相連。門楣子下兩角置螭龍紋角牙。

    紫檀靈芝紋架子床

    紫檀靈芝紋架子床

    兩側圍子和后圍子為上下兩層,上為雙環卡子紋,下為十字連方紋。床盤面沿混面,下有束腰、直牙板,小挖馬蹄足演示了由直腿馬蹄足轉變而來的形態。

    此床四柱,為清早中期之作品,可見明式家具末期也有四柱架子床。而在明萬歷的《三才圖會》插圖上,可見六柱架子床。故可言,四柱架子床不一定年代都早,而六柱架子床年代不一定就晚。

    4、卷云紋三彎腿型之黃花梨螭龍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螭龍紋架子床,為六柱式。門楣子分左中右三格,攢框裝板,上雕螭龍紋。前圍板、后圍板、側圍板上均斗簇四合如意紋。四合如意紋中斗簇團形螭龍紋。前圍板上部為正面螭龍紋(“貓臉螭龍”),形象可愛,顯現著裝飾的新式樣。與之相應,牙板中心浮雕團形正面螭龍紋,其兩側為側面螭龍紋。

    黃花梨螭龍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螭龍紋架子床

    三彎腿足端雕內卷云紋,這是明式家具中矮三彎腿的一種基本式樣,三彎曲線化解了床體巨大矩形的單調。

    5、螭龍頭爪紋三彎腿型之黃花梨福壽字螭龍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福壽字螭龍紋架子床,四面床圍、牙板、三彎腿、束腰等處的格局和紋飾與上例架子床基本一樣。其區別之處, 一是四周門楣子的絳環板上,透雕喜鵲登枝紋,與上例之透雕螭 龍紋有別。二是束腰由兩節矮老隔成左、中、右三段,左段和右段上,對稱的雙螭龍間雕對稱的螭尾紋。中段上對稱的雙螭龍之間雕變體壽字。三段束腰上的符號全部代表子母螭龍紋寓意。

    黃花梨福壽字螭龍紋架子床

    黃花梨福壽字螭龍紋架子床

    6、直腿圓裹圓型之黃花梨直腿圓裹圓架子床

    黃花梨直腿圓裹圓架子床,為四柱式,門楣子為扇活形態,與四柱相連。攢框中,扁圓環構成二方連續圖形,各環由短材與上下框相接。

    黃花梨直腿圓裹圓架子床

    黃花梨直腿圓裹圓架子床

    后面、兩側圍子中,多個圓環套疊成行,交接處以結子紋裝飾,特別帶出了年代偏晚的氣息。多環紋上下以圓狀卡子花與上下邊框相接。床邊抹下垛邊一層,下為圓裹圓羅鍋棖,棖上飾委角扁圓形卡子花。門楣子、圍板、羅鍋棖上的卡子花以三種不同的圓形形成變化對比,又相得益彰。上中下各層裝飾亦不拘成規,使此床成為難得的一品。明式家具晚期的器物上有加大圓環數量的趨勢。一般而言,圓環越多,年代越晚。

    以往和當下,人們對于古家具關注和贊美最多的是畫桌、 畫案、椅子等所謂書房(文房)用器,而在諸多的古典家具的評論文字中,很少看到對架子床、鏡臺一類華美秾麗風格的臥室之器的關注和研究。其實,臥室重器架子床是古家具最需珍視的一 類。其工藝成就、觀賞價值極高外,還更集中、更典型地反映了當時黃花梨家具消費的社會場景和生長環境。它們是古典家具的全息體,有多方面意義可供探究。

    除拔步床之外,架子床代表了最多部件的生產和最繁雜的組合工藝。家具制作中,越繁雜的構件組合工藝難度越大,對匠藝的要求越高。架子床以幾根柱子支起床架,使用起來要穩定堅固,這在力學上有極科學的要求。

    在裝飾上,架子床代表著一系列的工藝的高水平,包括攢框打槽裝板挖洞、攢斗、透雕、浮雕等,是各類裝飾工藝的最先行步伐和最豐富的成果。

    架子床形象顯赫,姿態驕傲。在視覺審美上,它具有明式家具諸般風格,體現了傳統美學方方面面的特征,審美價值最豐富,它極大地豐富了明式家具瑰麗多姿的面貌。

    在當時,一堂明式家具之中,架子床無疑是尊貴的家具旗艦。

    對整個明式家具審美風格的區別,可以引用晚唐司空圖 《二十四詩品》和王世襄參照《二十四詩品》提出的十六品。 但要說明的是,這些都是不同審美風格的梳理,而不是價值好壞的評判標準,在任何風格的作品中都有優劣的區別。 

    晚唐司空圖《二十四詩品》中,每品十二句四言韻語,形象地描述了詩歌中各種藝術風格的特征,品目為:雄渾、沖淡、 纖濃、沉著、高古、典雅、洗練、勁健、綺麗、自然、含蓄、豪放、精神、縝密、疏野、清奇、委曲、實境、悲概、形容、超詣、飄逸、曠達、流動。

    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》稱《二十四詩品》:“諸體必備,不主一格?!蓖跏老鍏⒄铡抖脑娖贰分w,為明式家具列出“十六品”,認為“品”即是優秀,其實“品”更多是風格。其十六品為:簡練、淳樸、厚拙、凝重、雄偉、 圓渾、沉穆、秾華、文綺、妍秀、勁挺、柔婉、空靈、玲瓏、典雅、清新。

    從明式家具整體發展過程看,各種架子床基本包括了林林總總的各端風格,審美性格豐富多樣。如果用以上諸品劃分一 下黃花梨架子床的審美風格,其功力雖非綽綽有余,但庶幾可矣。在此,人們可以看到秾麗、華貴,也可見文綺、清新。有妍秀,有典雅、也有淳樸。厚拙中有靈動,凝重中寓柔婉。雄偉圓渾之體,空靈玲瓏之貌,皆有具象,以符其名。

    南朝劉勰《文心雕龍》中,將不同藝術風格分為八種: “一曰典雅,二曰遠奧,三曰精約,四曰顯附,五曰繁縟,六曰壯麗,七曰新奇,八曰輕靡?!逼渲醒排c奇、奧與顯、繁與約、壯與輕相殊反,構成相互對立的兩極。他認為不同作者會有不同風格。同時,一個作者也可以不限一種風格,往往多樣并呈或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變化,這些對風格的概括也適合明式家具中的架子床。

    架子床以一己系列迎戰一整套杰出的藝術理論的分類, 能量超大,容載廣博。它是明式家具中的異物,是“外星來客”,不同凡響。

    (來源:第六十一期《品牌紅木》雜志  張輝/文)


    上一篇:家有書房,浸潤風雅
    下一篇:和品牌紅木一起擁抱更多可能性
    雜志文章詳情頁

    大家喜歡看的

    • 雜志推薦
    • 卷首語
    • 視點
    • 觀察
    • 業界
    • 雅學
    • 推薦品牌